神崎克莱

中度抑郁。已决定停更

©神崎克莱
Powered by LOFTER

【酒红 / 茨目】少年事

总觉得茨球从小就不开窍啊()各方面的...)嘿恋爱好啊恋爱使人成长(x

Vltava.:

#有点无厘头的短篇。主要是讲吞崽茨球从小到大的若干智障事迹的,友情向,友情向啊,友情向哦




#虽然酒茨茨酒我都吃的,但是觉得酒吞和茨木吧,咱不谈恋爱,讲一讲男生们之间的纯友情也挺萌的)




#呃...虽然标题有茨目,但是连总这次好像并没有出场来着...D




——




酒吞小时候是很社会的。


家里开了家酒吧,来的什么人都有,他老爹性格豪爽跟客人们交情都不错,在圈子里很吃得开,连带着酒吞也从小开始接触各种各样的人,社会经验丰富,加上他个子也不小,周围的熊孩子能打倒一片,可以说是在街上横走了。


刚好茨木他爹爱喝酒,有事没事就会晃到酒吞家的酒吧。


俩小孩二年级的时候,茨木第一次跟着他爹去大江山,大人去斗酒了让他在店里左右乱逛。


正遇上酒吞撺掇他爸让给他买个葫芦,说是要用来装酒喝。


酒吞他爹疼儿子,给买了,往里面灌了点果啤,算是满足要求了。茨木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酒吞举着葫芦吨吨吨往嘴里倒酒喝。


茨木就愣了,葫芦在用葫芦喝酒?!


酒吞头发留得长,他爹给扎了个小辫儿,远远看去加上圆脑袋和鼓着的脸是有点像葫芦。


茨木就过去了,想抓葫芦柄儿,揪着酒吞的辫子就是一顿拉扯。




哗啦啦啦——




果啤一下子全倒出来糊了酒吞一脸。


酒吞当然火了,虎着湿哒哒一张脸转过去咆哮:“谁在扯我头发?!”一回头看见一个白头发小孩儿支棱着眼睛盯着自己。


“不是葫芦啊?”茨木说。


酒吞更火了:“你他妈才是葫芦!”


说着用手里的空葫芦砸起茨木。




哐哐哐哐哐——!




茨木被砸蒙了,脑袋快缩进脖子里,抱着头嗷嗷叫。


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你怎么上来就打人?!”


然后俩人就因为白痴的理由打起来了,旁边的大人倒是非常淡定:小孩子嘛,不打不相识,感情多好。


酒吞是酒吧老板的儿子,多虎啊,三两下把茨木撂倒了压在地上打。


旁边的酒吞爹:你儿子好像被揍得满头包啊,要不要去救一下?


茨木爹:那是他太没用,喝酒喝酒。


最后可怜茨木,很懵逼地就挂了一脸彩然后被爹拎回家了。




......


茨木那个气啊。


他当然不服气不明不白被人揍一顿,于是跋山涉水(其实也就一条街)又跑去找酒吞了。


酒吞领着一群小弟在街上玩,众孩子们就看着出现了一个白毛的气势汹汹的家伙指着他们老大气势汹汹地挑衅说要来一架,然后就被他们老大气势汹汹地压在地上打了一顿。


“......”




“跟本大爷斗,你还嫩点。”酒吞很拽地丢下一句话然后带着众小弟走了。


茨木耳朵里全是一群小孩嚷嚷着“哦哦哦老大好帅”“大哥碉堡了”的叫喊声。


茨木刚搬家来,整天闲得很,也没什么朋友,听见这些嚷嚷声更是觉得憋屈,干脆把挑战酒吞当成了放学后的唯一乐趣。


酒吞倒是奇怪了,这家伙追着自己求被揍,图啥?


不过他也不介意,见一次打一次就是了,不过后来倒是揍得越来越不走心了,也不知是茨木被打了变强了还是怎么地。




某一次两人又在酒吞家后院儿扭打成一团,眼看着酒吞又占了上风,结果肚子突然一阵咕咚。


“卧槽!!”


一个没防备被茨木反压过去,趴在地上被稀里糊涂捶到亲妈都不认识了。


不过亲妈倒是认识他,酒吞妈拿着个锅铲叉着腰往门口一站:“酒吞!!你小子是不是偷喝厨房假酒了?!啊?!!”




酒吞:“......”


茨木:“......”




酒吞心想,难怪我被他打得还没有肚子闹得疼。


茨木想着,嗯?不是被我揍倒的??




酒吞妈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一把拎起酒吞耳朵,看着他捂着肚子气不打一处来:“让你小子一天天不学好!闹肚子了吧?!回头让你被人家茨木多打几顿长长记性!”


然后又转向一旁被吓得一动不敢动的茨木:“茨木啊回头我帮你教训他,让他老欺负你,今晚在我们家吃饭吧,就当补偿你,好吧?”


茨木揉揉被打脏的脸,下意识点点头,心想着,原来有妈是这样的,有点可怕。


......




茨木端着碗狼吞虎咽,酒吞的妈妈看着他笑:“多吃点,不够让酒吞帮你添。”


酒吞脸藏在碗后嘟囔:“干嘛对他这么热情?”


咣——!


酒吞妈的汤勺砸到他头上:“好好招呼你同学!”


于是酒吞很是憋屈地吃完了这顿饭。


吃完饭后两人在店里下飞行棋。


酒吞:“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干嘛要一直追着我被打?”


茨木:“没什么,就是想打过你一次。”


酒吞:“然后呢?”


茨木:“不知道了,当时就想这么多。”


酒吞:“......”


你别是个傻子吧?酒吞想。




“算了,不打不相识,就当交你这个朋友了,以后跟着我混吧。”酒吞拍拍茨木以示友好。


“嗯,看不出你这葫芦头还挺豪气的。”茨木说。


酒吞又炸了:“你他妈才是葫芦!!”




......


后来俩人就成了铁哥们儿,上了同一所初中。


家长都不怎么在意考试成绩,于是俩人也就四处混混,浑浑噩噩地打发时间。


男生,大概是非要有个喜欢的人或事才能好好过日子。




且不论茨木,酒吞是很快就有了。


另外一条街上新搬来一户人家,带了个小姑娘,刚好跟酒吞他们同一家初中。


小姑娘叫红叶,人长得漂亮,唱歌跳舞也好看,一来就被评上校花了,学园祭上跳了支舞,酒吞一看,爱上了。


我没看出来哪好看啊。茨木说,然后被酒吞揪着衣领吼:你懂啥?!这是我的女神!女神!!


正说着女神从他们面前飘飘走过,看了一眼酒吞,茨木看见了,那好像是关爱傻子的眼神。




酒吞也就在茨木面前把对女神的爱表现得那么强烈,一到真人面前就怂得一比。


茨木帮他打听到了女神的班级,结果这货站在人家面前半天,支支吾吾也没说出个啥,最后问红叶:“你喜欢喝鸡尾酒吗?我我我我我可以帮你送外卖......”


围观众:“......”


“我不爱喝酒。”红叶说。


“是是是...吗?那...打扰了!”


酒吞说完落荒而逃。


“神TM鸡尾酒送外卖,”事后茨木拍着他的肩:“晚上能不能帮我送杯鸡尾酒到家里来?”


“滚犊子!”




......


喜欢就喜欢,有什么不敢说的啊?茨木嘲讽酒吞。


你小子自己到那一天就知道了。酒吞愤愤地啐了回去。


茨木耸耸肩。


(事实证明他后来确实如酒吞所说(笑))




......


情人节很快到了,初中生,在这一天是特别喜欢搞事情的。


二月十四前一天,酒吞把茨木拉到角落里跟他说,自己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行,兄弟们陪你一起搞事情。茨木说。


然而二月十四学校不放假。


酒吞的小弟们不知从哪帮他弄来九枝玫瑰花,包装得漂漂亮亮的,嚷嚷着老大勇敢上啊。


·“...”


酒吞本来就想告个白而已,现在还多了个道具。想了一下这样似乎更隆重了,于是欣然收下了。




结果英雄出征的路上总是要有一点阻碍的,玫瑰花这就惹了祸。


实在是一个大男生拿着束花走在路上也太过显眼,很快就被老师发现了。


教导主任是个地中海的胖胖的小老头,看到酒吞拿着束花在学校招摇过街,顿时火了:“喂!那边两个!拿着什么呢?!给我过来!”


“不好!”茨木看着他冲过来了,这要是被教导主任抓住一下午可就荒废了,赶紧推着酒吞:“快走快走!”


结果一转头:再往前走就是老师办公楼了,只能翻墙了。


于是茨木一边十分惊恐地盯着教导主任越冲越近,一边死命抵着墙用肩膀把酒吞顶上去。




“干什么你们还想翻墙?!啊??!臭小子给我下来!!”教导主任咆哮着跑过来。


“快快快!”茨木开始用手推酒吞的脚。


“哎哎哎别推别推,你的手表挂住我裤子了!”酒吞着急。


“没时间了你快过去!”茨木没听清楚还是用力推着。


“听见没?!不要命了你们?!小犊子给我下来!!”


“最后一步!”


“等等等等!!哇啊啊啊——!!”


“给我下来!!”




哗啦——




“啊。”


“......”


“你们...”教导主任终于跑到他们面前,怒目盯着茨木,以及挂在墙上的酒吞。


茨木的手表勾住了酒吞的裤脚,一下把外面的裤子拉下了半截,后者屁股上的加菲猫格外显眼。


教导主任气疯了:“酒吞!你小子给我下来把裤子穿好!!”


......




酒吞和茨木站在办公室里听着教导主任的喋喋不休大眼瞪小眼。


“才多大?还想早恋?嗯?这节是你们过的吗?一天天不知道好好学习,这次模拟考试多少分?酒吞你考了几分啊?排倒数第几?啊?......”




“......”


酒吞盯着墙上的挂钟,五点十分,开始着急了。


他本来打算五点二十趁红叶从教室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告白的,现在看来,教导主任再叨叨几句,估计是干不成了。


酒吞朝茨木挤眉弄眼使着眼色,想让他想想办法。


茨木被唠叨得头晕脑胀地,呆滞地看了他三分钟,终于反应过来,转着眼珠想着法子。




五点十五。


酒吞急死了,盯着对面茨木,你小子别这会儿脑子不好使啊!


两人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天降幸运,教导主任的电话响了起来。


“你俩给我站好了啊。”他交代了一句然后拿出手机接起了电话。


教导主任接着电话慢慢转过了身。




茨木一看立刻朝酒吞使劲眨眼让他快跑,嘴型说了一句:你先走,这边我来顶住。


酒吞感动,兄弟,太够义气了。


然后朝门口慢慢挪过去,最后索性直接跑走了。


教导主任正好转过来:“嗯?人呢?!”


茨木装得一脸莫名其妙:“不是在这儿吗?”




教导主任愣了几秒,突然醒悟:“你小子别给我演戏!他去哪了?站着别动我去找他,敢走有你好看的!”


酒吞飞奔下楼,正好碰到红叶背着包走在路上,没想太多,直接上去拉起女孩的手一路飞奔。


“干什么?!放开我!!”


红叶一脸惊恐。


“嘘...!我有话跟你说...”酒吞喘着气拉着她直接跑到了教学楼另一边,慢慢停下来。




这边茨木在办公室里估摸着教导主任应该快跑到了,想着怎么助攻才好,突然眼睛一瞥看到被没收的玫瑰花躺在桌上。


茨木突然有了主意。




“什么话啊?放开...!”红叶抽回手,摸着手腕皱眉看着酒吞。


“我...”酒吞脸通红地看着她,话到嘴边却总觉得缺点什么。




滴答——滴答——


挂钟的时间快要指到五点二十了。


茨木跑到另一边的窗户一看,两人果然在楼下。


“唔...不过这个怎么给他...?”茨木思索着。






“我...我我.......”酒吞又支吾起来。


“你什么啊你?...不说的话我走了...”红叶渐渐开始转身。


“等一下!”


酒吞出口喊着,以此同时似乎还有茨木一起。


红叶回头,突然觉得头上落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竟是一阵玫瑰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来。不多,只有一阵,但校园里足够惊艳了。绯红的花瓣飘下,落在少女身上,把酒吞和红叶围在一起。


而酒吞似乎也被这场景激发出了勇气,用力大喊出声:




“我喜欢你!!!”




“......”红叶的心跳突然有些加速,脸慢慢红起来。


“我...我本来要送你这些花的,但是被......哎哟卧槽!”




梆——!!




一小块板砖突然砸在他头上。


“哪个龟孙...”酒吞小声骂着,突然一低头看见板砖上绑着枝完整的玫瑰花。


顿时懂了,赶紧解下来递给女孩:“还好...还有一枝,送...送给你。”




茨木在楼上挠着脸小声:“不好意思啊兄弟,只找到这个能让准头大点...毕竟四楼呢。”


红叶默默看着这场不知道是耍宝还是认真的告白,许久不出声。


半晌,微微嘟起嘴,说了一句:“我可不喜欢学习不好还不努力的男生。”


然后转身走了。




“啊...”


酒吞看着她不知所措,手撑着维持着给她花的姿势站在原地。




红叶走出几步又停下来,想起什么似的回身走来,拿过玫瑰花,脸上绯红:“不过这个花要是我不收你肯定会扔吧?太浪费了...而且,”


少女顿了顿,看着酒吞呆滞的模样被逗笑似的说:“虽然都是红色的东西...其实比起玫瑰,我更喜欢枫叶来着...”




酒吞怔怔地,心情跌宕起伏如坐过山车,看着红叶手摸着后脑勺,痴痴地笑了笑。


然后眼前突然一片红色。


傻X茨木,扔什么不好扔板砖,侬脑子瓦特了...酒吞心里骂着。


红叶睁大眼睛:“喂...酒吞你没事吧??你头流血了!诶别倒啊!!酒吞...!!?”


这边教导主任在惊呼声中跑了过来,远远地开始叫:“怎么了?!臭小子一天到晚就会找事!......”




......


一场闹剧。


后来,酒吞在医院醒来,头上包了三层纱布,一睁眼看见茨木在旁边拿着个苹果削着皮。看着自己醒过来一脸抱歉。


“不好意思啊兄弟,当时只能找到那个。”


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酒吞想着。


结果下一秒他就看见,茨木把削好的苹果放到自己嘴里啃了一口。


“......良心呢?”酒吞脸都黑了。


“?”茨木嘴里嚼着含糊不清地努努嘴:“人家都给你准备好了,我只有自己动手啦。”


酒吞眼睛往旁边一看:一碟切好的苹果放在床头柜上。


“......谁弄的?”他心砰砰跳着问。


“你女神啊。”茨木说。


酒吞脸又红透了。


“对了,她之前不喜欢学习不好的,你成绩怎么样?”酒吞问。


“就每次都在你后面垫底那样。”茨木说。


“......”






酒吞是不想记得之后自己怎么熬夜啃书学到吐的了,总之后来他终于进入了跟红叶同一所的高级中学。


连带着也没丢下茨木,拉着他一起恶补好歹算是在及格线上也进了那所高中。




酒吞兴冲冲地去找红叶,却被告知:“诶?我可没有说要跟你在一起啊。”


“???可是你说...”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能来这里,我们可以先成为好朋友。”


少女笑得俏皮,酒吞倒是开始觉得心里十分地苦。






后来他去找茨木诉苦,两人像当初那样下着飞行棋喝着果啤聊着天。


“所以呢?你要咋办?”茨木问。


“追啊,还能怎么办?”酒吞说。


“追成绩还是追人啊?”


“各方面。”


“行吧,有啥需要,兄弟继续帮你。”茨木拍酒吞肩。


“谢了,不过别再用板砖砸我了。”


“都说了那是没办法...”






......


后来的事,你们大概也知道了。


两个少年都曾经在追逐着所爱之人的路上全力奔跑,当一个跑不动或迟疑彷徨的时候,另一个就适时地上前推他一把。


然后两人都渐渐懂得——




喜欢大概就是,让你为某个人收敛了多余的张扬与狂气,从此变得成熟起来,把自己的锐气圈在能够保护到她的范围内。


幸福大概就是,某个人能够带着关爱全盘了解并接纳你的一切,从此好的坏的都被他的温柔化成满满的爱意,勇气和动力。






然而在遇到彼此这个人之前,会发生多少事,谁知道呢?



评论(2)
热度(14)
  1. 神崎克莱远日点 转载了此文字
    总觉得茨球从小就不开窍啊()各方面的...)嘿恋爱好啊恋爱使人成长(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