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崎克莱

中度抑郁。已决定停更

©神崎克莱
Powered by LOFTER

【茨目】听说我的老师是SSR??(12)

本来还想吐槽茨球称自己小动物的,看完以后嘴角不自主的挂上欣慰的微笑竟然想感叹恋爱真好(。)辛苦了hhhh!!!

Vltava.: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不)


#恋爱的酸臭味(不是)


——


红叶发现茨木的异常,转头也看见了门口的一目连,本来气呼呼地,现在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呃…老师好…”


她试探着打了个招呼。


一目连点点头走进来,神色如常:“怎么没回去?”


红叶瞥了一眼茨木,然而后者呆在原地没任何反应,只好再接下话:“那个…我带了自己做的便当。”


一目连对她笑笑,称赞道:“是吗?真能干啊。”


红叶也礼貌地回以笑容。




一目连走到讲台上拿起自己的书拍了拍,转头对两人说:“我来拿本书,你们好好吃饭吧。”


说完也没看茨木,就这么走了出去。


红叶答应着,回过头看到茨木全程状态游离,表情呆呆地,一句话也没说,直到一目连的身影消失在窗外。


“…喂!”红叶用力拍拍茨木,“你傻了吗?”


“……”茨木转过来,眼神恍恍惚惚。


“快去追啦!”红叶恨铁不成钢地说。


茨木这才反应过来,冲出教室,在门口还跟买东西回来的酒吞撞了一下。


“咦…?我刚刚在楼下看到班主任了…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喂!?”


酒吞说话的瞬间茨木已经跑远了。


他抱着堆零食一脸迷惑地走进教室,看到红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盯着自己。


“…咳,”


红发少年顿时正经起来,“你怎么来了?”


红叶正郁闷着无处发泄,看到酒吞进来也没给好脸色:“你跑哪去了啊??都怪你…!”


“……啊?”


酒吞觉得自己仿佛躺在地上被打了一枪。




……


一目连拿着书走在路上。


刚才他走到教室的时候刚好看到茨木举着便当逗红叶,两个年轻的身影站在一起看上去分外和谐。


要说内心毫无波动是假的,但要说很难受却也算不上。


大概就是,隔着橱窗,看着一件很喜欢却明知买不起的商品,只能隔着玻璃默默看着。


这时却走进来了一个看上去各方面都跟那样东西很相配的人的感觉吧。


可是想到今天他对自己说的话,居然开始觉得莫名其妙地不甘心。


一目连有点失措地整理着心情,然后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茨木的声音:


“老师...等一下!!”


他停下脚步,还没来得及转身就看到茨木跑到自己面前,弯下腰弓着背大口喘气。


“怎么了?”


茨木用力呼吸几下平复过来,看着地面,组织了半天语言,结果还是说出了某些言情剧中的经典台词:


“听我解释...”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一目连的表情毫无波动。


茨木看着心想着这次恐怕是坏了事。正盘算着怎么哄才好的时候,看见对方歪了歪头,表情疑惑:


“解释什么?”


“那个,我和红叶...她只是来给我送饭而已...”


一目连瞥了他一眼:“嗯,我知道,看到了。”


“...呃,那个...”


茨木又开始搜罗着词汇,突然想起来。


不对啊,当时他拿的是酒吞的啊,根本就不是给他的,然而现在一时嘴快说出来的话反而更容易让人误会了不是吗?顿时想狂拍自己脑袋。


正想着一目连开始走了:“没有别的事了吧?回去好好吃饭,我先走了。”


“等...等等...”


茨木追上去:“你别生气...”


“我有什么立场生气...?朋友之间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除非你在早恋。”一目连语气平淡得有点冰冷。


“这种事”...?哪种事??打闹还是送便当?茨木情不自禁地又开始头脑风暴。


“不是,我没有...”


“快回去吧,女孩子辛辛苦苦做的东西,别浪费了。”一目连打断他的话,加快了脚步。


“??”茨木觉得果然还是有哪里不对,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一目连目不斜视地走在前面,没理他。走了一段,茨木终于忍不住,手背在身后,凑上前去:


“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一目连的眼睛似乎动了动:“吃什么醋...?”


“看见我和红叶靠得近所以吃醋了?”


“...同学,”一目连突然停下来,跟在后面的茨木来不及刹车差点撞上去,急急忙忙地停下来的时候,听见一目连说:


“吃醋是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上别人或者被别人喜欢,这才叫吃醋。懂吗?”


“......”茨木纳闷,怎么还突然开始科普起来了?而且貌似还句式杂糅了的感觉。


“所以呢?”他问。


“你喜欢红叶?”


“不不不喜欢。”茨木疯狂摇头。


“她喜欢你?”


“当然也不是…”


“那有什么条件能够让吃醋这个结果成立?”


茨木无言以对,话说这个重点不对吧?


但他有种感觉,每次一目连用这种物理老师腔讲话,总是在掩饰着些什么。




“我只喜欢你。”


于是他突然认真起来。




“而且如果你喜欢别人或者被别人喜欢,我会吃醋。”


“还是那种很多年的老陈醋,酸破天际的那种…”


“……”


一目连站在街旁树下,全身笼罩在斑驳的光影里,听着茨木突然说出的这些不着边际而且莫名搞笑的情话,想笑,却并不是因为觉得可笑。


他其实并没有多生气,现在茨木这么诚恳地说了这么多,自己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相信我一下,别生气了好不好?”茨木可怜巴巴地求着。


一目连不自觉地搓着手里书的一角,用手指肚把书本角落弄卷又刮平,来来回回地。思忖了半晌,刚要开口,耳畔却听到一声细小的叫声。




“喵……”


寂静的空气中这声音显得很清晰,但听上去却有气无力的。


“??”他好奇地瞄向茨木,却看见对方也这样看着自己。


“你听见了?”


“嗯。”


两个人开始左右转头寻找起声音来源,不约而同地把刚刚的对话暂时抛到了脑后。


听声音似乎是小猫,恹恹地,又叫了几声。




一目连四处看看,蹲下去在路边树丛里捞了几下,眉头一挑,双手伸进去抱出来一个小东西,小心翼翼地抱在手里转向茨木。


茨木凑上去:“哦,是只猫啊。”


一只全身黑色毛的小奶猫,蜷缩成一团,绿眼睛圆圆睁着,弓着背,卧在一目连臂弯里一动不敢动。


“好像受伤了。”一目连说,用手指慢慢撩起小猫的后脚,轻轻碰了一下。


“喵...!!"小猫发出一声尖叫,飞快地把腿缩了回去。


茨木看了看,一目连的手上沾了些血色。


“被抛弃了吗?”一目连像是在自言自语,神情有些黯淡。


茨木看着他,突然想起某些事,赶紧打断对方:“带它去包扎一下吧,但是这附近好像没有宠物医院来着...”


“我家里有纱布药水之类的。”一目连说着开始向前走。


“那快走吧,这小家伙好像快晕了,可怜。”茨木伸手碰了碰小猫的耳朵,觉得软软的。


一目连把小猫放在物理书上抱着,轻轻抚摸了几下安抚着它的炸毛,不忘对茨木说一句:“不是让你回去吃饭吗?”


“收留我一顿吧...酒吞来了,我可不想回去当电灯泡。”茨木耷拉着脑袋宛如弃犬。


“......”一目连无奈,心想随便你了。


过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哪里不对:“什么电灯泡?”


“...啊。”


茨木发现自己好像把酒吞给卖了,挠挠头,怎么就管不住这嘴呢。


两人一猫朝着一目连家走去。




...


教室里酒吞端着便当有点紧张地坐在红叶对面,心情宛如进行面试,默默琢磨着怎么把食物送进嘴里比较帅。


红叶没理会他这些小九九,嚼着饭团时而刷刷手机。


女孩子的便当里总会放一些水果之类的当做甜点,红叶拿起小叉子,眼睛盯着手机,手往盒子里一戳却戳了个空。


“咦?”红叶抬起头一看,发现今天自己貌似忘记放了。


“......”少女脸一鼓,眼神失望,干脆托着腮看着对面的酒吞吃。


“!!”酒吞察觉到红叶的视线,立刻两口嚼完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把饭盒里的水果递向对面:“你吃吧。”


“你不要吗?”红叶疑惑。


酒吞大力摇头:“你...你多吃点。”


红叶随意叉起一颗草莓张口咬下:“那我就不客气咯~”


酒吞点点头,然后被少女泛着水色的嘴唇吸引了注意力,情不自禁地盯着看了几秒,恍然醒悟,局促地转开了视线,一本正经地盯着教室窗户。


红叶看着他不禁笑出声。


“笑什么...?”酒吞摸着耳朵脸微微发红。


“你嘴角有粒饭。”红叶捂着嘴,伸出手帮他拿下。


“......”


这个动作可以说是比较亲密了,两人突然回过神来,都一愣,低下头。


红叶目光游离着,看见旁边桌子上本来给茨木的那份便当,突然找到了话题:“那个...茨木他,怎么还没回来啊...”


“他啊...不回来是好事...”酒吞之前听红叶讲了事情经过,很懂地笑笑:“估计蹭上饭了正偷着乐呢!”


“是吗?”红叶了然,兴致勃勃地:“那我们把他的这份分了吧~”


“嗯嗯,水果都给你。”




......


一目连和茨木回了家,给小猫处理了伤口包扎了一番,顺便还给它用毛巾做了个窝。


小猫刚开始充满戒备,上药的时候用小爪子挠了茨木几下,虽然没什么威胁,但还是让后者觉得自己仿佛被低级动物敌对了,略微郁闷。毕竟小猫对一目连倒是亲近很多,包扎的时候似乎还懂得是在被救助,还用头蹭了蹭他的手。


最后小家伙在一目连的安抚下吃了一点两人查到的猫咪可以吃的食物,蜷缩着睡着了。


“你要养它吗?”茨木蹲在小窝前用手蹭着小猫问一目连。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上班的时候它就单独在家了。”一目连说,“你家里不是有两个人吗?你爸爸平时在家吗?”


茨木疯狂摇头:“不行不行,我家不行。”


“为什么?”


“我家没有口粮。”


“我把它养好了,之后吃的东西应该也不用太讲究吧?”一目连思考着。


茨木一脸正经:“不,我是说,我没有口粮。”


“......”一目连无语,你也太饥不择食了。


“那就暂时放我家吧...”




一目连看着睡着的小动物,眼神温柔,小黑猫的尾巴乖顺地缠在他的手指上,茨木看着撇撇嘴,觉得自己可能要吃一只猫的醋。


要是也这样养自己多好啊,他想着。


“你喜欢小动物吗?”他凑近一目连一点,问。


“毛茸茸的很可爱,应该没有人会不喜欢吧?”一目连转过头看着他,眼里有浅浅笑意。


茨木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也变得柔软起来。


“话说…这里有只小动物快要饿死了…”


他指指自己,把脸颊两侧嘬得瘪瘪的,嘟着嘴对一目连说。


一目连无奈,叹口气,拍拍手站起来:“知道了,这就给你做饭去。”


茨木答应着,乖巧地坐到沙发上等着了。




……


很多事情在绕了一大圈后仿佛又回到原点。一目连和茨木对坐着,又像一个多月前那样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吃着饭。


他习惯性地多做了个荤菜,刚想帮茨木弄菜的时候想起来他的手已经好了,于是又不露声色地转回自己碗里。


人真是一种奇妙的生物,有时候跟某个人待在一起的短短几天甚至几个小时,就足以推翻之前多年来习惯的生活。


茨木跟扫荡一样扒完了一碗,伸向一目连:“还要。”


“自己去。”一目连头都不抬地对他说。


于是茨木站起身去厨房了,回来的时候嘴里还哼着小曲儿。一目连咬着筷子默默打量着对面的大型动物。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了,他自从那天起就没有好好看过茨木——


一头白色的头发总是乱糟糟地炸着,看上去倒是毛茸茸的,像个毛球。明明很好看的眉眼却被刘海遮了一半,衣服也不太规整,其实要是好好打扮一番,估计也是个迷倒万千少女的校草级人物。


他心里长叹了一口气,这小子看上去活得风风火火,平时总跟缺个心眼儿似的,一目连曾经以为这世上大概没有能让茨木真正烦恼起来的人或事。


没想到却落到了自己头上。


前几天没理茨木,一目连看到他觉得这个人仿佛画风都变成了黑白的,今天一理他,顿时又活蹦乱跳,鲜活得像摇着尾巴的大型狗狗。


他发现一直以来,茨木的处事方式大概就是喜欢就去追,想爱就去爱,要是你跟他讲道理,他的表现就会告诉你:“想那么多干嘛啊?”


一目连微微摆头,对对方这种单细胞生物一样的心态感到无奈。




更无奈的是,自己似乎偏偏还被这样一个人吸引了呢?




......


茨木靠在椅子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啊——饱了。”


一目连把碗筷收进厨房:“吃饱了就快上路吧。”


茨木一怔:“嗯??”


“我是说去上晚自习...”


“不急,还早呢。”茨木说着起身跑到猫窝前,看见小猫已经醒了,遂饶有兴趣地伸出手逗起来。恶趣味地拉开小猫后腿看了看:“哦,还是只公猫。”


小猫眼睛睁得圆圆的,摆摆身子想避开茨木的骚扰,又看着茨木的手指不停挠着自己的胡须,很高冷地扭头不想理,躲了几下又躲不开,于是毫不留情地伸出爪子又抓了过去。


“......”茨木被抓了一下,倍感郁闷,转过头向一目连伸冤,“他怎么又挠我?”


“因为你欺负他了吧?”一目连擦着手走过来,用小碟子装了些水放在小猫面前,后者凑过去,小舌头舔舔喝起来。


一目连摸上小猫的背,被小脑袋转过来蹭了几下,软软的耳朵一动一动地,看上去甚是乖巧。


茨木无语,这区别待遇好大。




“要不要给他起个名字?”茨木提议道。


“你觉得叫什么?”一目连问。


“我起名废,咪咪?喵喵?”茨木在旁边挠着头。


一目连看着他在一旁摇头晃脑,头上的呆毛来回晃着,也是毛茸茸的。


“叫球球好了。”他说。


“好普通的名字啊。”茨木吐槽,随即对着小猫叫了一声:“球球?”


后者低头舔着水,理都不理。


一目连也唤了一声,不一会儿一个小小的声音传来:“喵~”


“好乖。”一目连微笑着摸摸它,被小舌头舔了一下。


“......”茨木觉得自己此刻非常扎心了。




夕阳从窗户渡进来,把一目连的侧面映成剪影,他看着手下的小猫,茨木看着他。


一目连的嘴唇泛着淡淡的粉色,茨木看着,突然想起上次自己亲吻着那里的感觉,心跳砰砰地重起来。


他开始冒出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老师。”他凑近一点,单膝跪在地上,出口叫着对方。


“怎么了?”一目连转过头来。


然后猝不及防地碰到了对方突然迎上来的脸,两人柔软的唇瓣交叠在一起。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茨木微微歪着头,第一感觉是,一目连的唇跟上次一样,软软的,让人忍不住想轻轻啃咬几下。


他惴惴不安地垂眼打量着对方的脸色,发现一目连似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呆了,睁着眼看着他没有动弹,眼睫毛轻轻扇动。


茨木听见周围响起怦怦的心跳声,有自己的,还有一目连的。


不知过了多久,对方依旧一动不动,茨木连呼吸都不敢出声了。


略一思忖,迅速离开对方的唇,忙不迭地站起身:“咳,那个...我去上晚自习了,要迟到了...”


然后逃似的飞快穿好鞋关上门跑了出去。




“......”一目连眼中一瞬间就没了他的身影,嘴唇上却还留着茨木的体温。


他呆了两秒钟,直到被小猫咪的叫声唤回思绪。


心还在猛跳着。


一目连低下头,一手佯装镇定地摸着猫,另一只手却捂住了半边脸。


脸上开始发热,他庆幸着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要是别人看到这副像个刚谈恋爱的小姑娘一样泛红的脸自己恐怕要羞愧至死了。




“突然干什么啊...”


一目连半蹲在小猫面前喃喃自语,傍晚的阳光温柔地洒在他身上,银发被带着余温的晚风轻轻吹动,拂在脸上,痒痒的,让人情不自禁地弯起了嘴角。


——TBC


【嗯...前几天有点病然后就填得比较慢(是非常慢)...土下座,抱歉惹~最近作业也比较多所以...后面会努力恢复进度的额(鞭打)www】



评论(15)
热度(50)
  1. 神崎克莱远日点 转载了此文字
    本来还想吐槽茨球称自己小动物的,看完以后嘴角不自主的挂上欣慰的微笑竟然想感叹恋爱真好(。)辛苦了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