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崎克莱

中度抑郁。已决定停更

©神崎克莱
Powered by LOFTER

【茨目】听说我的老师是SSR??(11)

傻茨哟——(叹气

Vltava.:

#等茨球上三次二垒差不多就可以成了,目前1/3(你




#顺便茨宝的狐朋狗友里面真的有狐朋和狗友(住嘴




——


第二天依然是如往常一样的星期一。


所有人对于星期一的烦恼大概是一致的,只是原因各有不同。


一目连庆幸着自己是第二节才上课,避免了一大早又在校门口偶遇茨木。


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第二节课上时一目连走进教室,看见两块黑板上写满了白粉笔的板书,颇为壮观。


“今天谁值日?”


他顺口问了一句,等了几秒似乎没人回答,于是自己拿起黑板擦擦起来。


黑板上字迹渐渐消失,粉尘扬起又飘落下来,落在一目连头发上。


“咳咳…”他一不小心吸进去一点,呛得咳嗽了几声。




茨木日常趴在桌子上补觉,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直到被后面的酒吞戳醒。


“今天值日生是你吧?”酒吞说。


茨木揉揉眼睛,目光瞟向讲台上,然后突然清醒。


一目连举着黑板擦正在烦恼着怎么让粉尘少一点的时候,一只手从他身后越过头顶把黑板擦拿了过去。


他回头,看到那个面孔心跳突然加速了一拍。


“抱歉老师,我忘了今天值日…”茨木站在身后低着头对他说。


“…没事。”一目连移开目光,缩回手拍打着袖口的粉笔灰,神态透着几分拘谨。


茨木微笑:“老师,你在这边我不太方便擦。”说着双手握着一目连的肩一路把他挪到讲台一侧。


“……”一目连身体有些僵硬地任他移来移去,表情尴尬,反应了一会才转过身拿起课本站到一边。


两人一前一后背对着班上众人站在讲台上说着话,靠得比一般的距离都要近,看上去颇有些暧昧。




女生的直觉总是比较敏锐的,烟烟罗戳戳前面青坊主的背,男生很自觉地靠近了她的桌子。


烟烟罗贴在青坊主耳朵边说:“你有没有觉得茨木和一目连老师有一种奇妙的CP感??”


“……?!?”青坊主回过头,脸上的表情像是看到了自己不及格的物理卷子。


“你没看出来吗?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烟烟罗失望道。


“不,你不是一个人…”右边的博雅叉着手,表情也是一个意味深长。


茨木擦完黑板顺便帮一目连把讲桌收拾好,转身走下来,看见平日里几个狐朋狗友一脸了然地看着自己。


“?”茨木挑眉,假装没看到。


一目连咳了一声:“都把书拿出来,开始上课了。”


总之这堂课在十分微妙的氛围中过去了。




......


下课后。


“靠你小子有这种心思居然不告诉我们??!”


博雅妖狐等一群男生把茨木一顿围殴,大天狗和酒吞则在一旁冷漠围观。


“...我以为他跟你们说了啊...”茨木抱着头指旁边的酒吞。


“你以为我是到处传八卦的小姑娘吗?”酒吞耸耸肩。


博雅大力拍上茨木的头:“你小子厉害啊,敢撩班主任。”


“战况怎么样?哥几个可以来给你支招啊~”男生们七嘴八舌地说着。


“厉害什么...又没有撩到...”茨木沮丧。


“为什么没撩到??我觉得你们俩有戏啊~”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


男生们回头一看,烟烟罗端着杯奶茶凑上前来。


“去去去,姑娘家偷听男生讲什么话。”博雅挥挥手,结果被烟烟罗给瞪了回去:“什么啊,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懂的比你们这群傻男生多得多好不好!”


“班长!管管你家的...”博雅吆喝起来了。


青坊主冷汗着连连挥手,表示这可管不住。


“哼!”烟烟罗得意,白了他一眼。


“等等...你刚刚为什么说有戏...?”茨木抬起头问她。


烟烟罗弯起眼角,露出个俏皮的笑容:“女生的直觉总是比较准的嘛...我问你,刚刚你碰老师的时候他有没有表现不自然?”


“不自然...?好像有一点...”茨木说。


“你盯着他说话的话他会一直看着你的眼睛吗?”烟烟罗又问。


“会,不对,不会...不是每次都会...”


“这是明显的有所动摇的表现嘛,所以说你再加把劲,差不多了。”烟烟罗语气自信道。


“可是...”


这两人你问我答地探讨了半天,旁边一众男生立着围观,叹为观止,顺便听了好一波八卦。


当然茨木对一目连以前的事只字未提。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被拒绝过好多次了...”茨木狐疑地看着她。


“拒绝归拒绝,他有说过一次不喜欢你吗?”烟烟罗反问回去。


“这个...”茨木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


啪——!


烟烟罗打了个响指指着茨木,


“你加油哦~”


后者一副被教做人的表情。




妖狐好奇地戳戳青坊主:“你家小姐姐从哪知道的这么多??”


青坊主用手指划着脸:“可能...书看得比较多吧...”


“书上看的...?!女生不都看言情吗?那我去让她给推荐两本撩妹子的书。”妖狐说着就要过去,被青坊主连忙拉住,摇着头。


“不是...她看的那些不是讲男女恋爱的。”


“那是什么?”妖狐疑惑。


青坊主只是摇头不说话。


“喂,你怎么还脸红了??”


“没...没什么......”


......


生活就是这么奇妙,每当茨木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总有人推他一把。






下午一目连坐在书桌前改着卷子,门口走进一个学生:“报告。”


“进来。”一目连说。


“老师,高三的复习资料到了,请您派学生去图书馆领一下。”


一目连点点头:“知道了,我马上叫人去,谢谢你。”


学生微微一鞠躬,回去了。


几分钟后,一目连站在图书馆里,看着堆起来快有自己一人高的资料头疼。


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看见博雅从外面路过,于是叫住他,让帮忙找几个男生过来搬书。


博雅答应下来,走进教室却径直奔着一个人去了。






一目连在原地等着,许久不见人来,心下疑惑,以为博雅忘了,遂自己尽量多抱了一些书,摇摇晃晃地迈着步子向外走去。


书堆挡住了他的视线,一目连吃力地歪过头看着路,走了一小段却突然感觉手上一轻。


面前的书堆被移走,一目连一看,不自觉地开始在心里对博雅有些埋怨。


喊谁不好非喊茨木。


“抱歉,来迟了。”茨木说着把一目连手上的书全拿了过去,轻轻松松抱着,“要不要再多拿一点?”


“我去拿吧,你先搬去教室。”一目连说着又转身回了图书馆。


“……”茨木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又开始躲着自己了。


一目连把剩下的资料全搬过来时脚步又开始摇晃,走过去一看茨木还在等着自己,很主动地走上前来又把书揽过去一半。


“不是让你先去吗?”一目连调整着气息说着。


“知道你搬不动。”茨木说。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可是你并没有禁止我对你好。”


茨木的语气很平静,却多了一种毋庸置疑的坚定。


一目连下意识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少年的眉眼依旧俊朗而带着几分年轻的青涩,只是总让人觉得已与昨日不同。




心动就像一件露了一个线头的毛衣,撩拨了一处,整颗心都跟着跳动。


“何必要这样。”一目连掂了掂手上的书本,加快脚步,颇有点无情地把抱着大堆资料的茨木甩在身后。


“一目连!”


走出去没几步就听见身后茨木的声音喊起来。


他回头,看见茨木从书堆后探出半个脑袋,快走几步上前来。


“我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软弱。”


“?”一目连不明所以。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委屈自己,因为我无论如何都会像现在这么喜欢你,以前也是,以后也是。”


“如果你不信,那我就用从今以后的每一天证明给你看!”


“你想说什么?”


茨木深吸一口气,说:


“请你,毫无顾忌地喜欢我吧!”




这句话听起来莫名其妙,但他知道他懂。


“……”一目连一时没有接话。


两人在下坡道上站着,路旁栽着樱花树,风吹过,空气中弥漫着草木清新的味道。




“年轻真好啊。”


一目连说着微微扬起嘴角,自顾自向前走了。


“……嗯?”茨木正在紧张地等着他的答复,没想到却等来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回答。


但是…他刚刚是在对自己笑吗?




这么久来,终于再次对自己露出笑容。




茨木看着一目连的背影,他披在肩上的头发被风吹动,飘起几缕。


他赶紧起步追赶,手上的书山却开始耸动,只好忙不迭地开始叫前面的人。


“等等我…!”


一目连没回头,脚步却慢下来。


茨木赶上去,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所以…你答应了吗?”


“我并没有这么说。”


“可是你刚刚…”


“刚刚怎么了?”


“一目连…”


“臭小子,给我好好叫老师。”


“叫老师你就答应吗??”


“不是…”


“老师……!”


……




到最后还是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但不知是今天被烟烟罗开导过还是怎么地,茨木的心情还不错。


脑海里印着一目连那个淡淡的笑容,回放了不知道多少遍。


下午放学后酒吞拍拍他:“回去吗?”


茨木摇头,酒吞说:“刚好,我也懒得回去了,我去小卖部买点东西垫垫,你要什么吗?”


“随便。”茨木说。


酒吞出了教室门,过了几分钟,茨木瞥到门口闪出一个长头发的身影。


“...!”


他再定睛一看,原来是红叶探了一下头,挎着包走了进来。


“啊...是你啊。”


“你这个失望的语气是怎么回事...”红叶说着,问他:“酒吞呢?”


“买零食去了。”茨木懒洋洋答道。


“就知道你们又不吃饭。”红叶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把包放在桌子上,从里面拿出个饭盒递过去:“喏,给你。”


是一份做好的便当。






办公室里。


“我先走了,你什么时候回去?”荒川向一目连打着招呼。


“马上,你先走吧...我找本书。”一目连左右看着寻找着自己的课本。他记得明明带来学校了的。


“是不是掉在别的地方了?”荒川提醒道。


一目连恍然大悟,上午第二节课的时候走得匆忙,似乎是落在教室了。


“我去拿,你先回去吧。”


一目连说着跟荒川告了别,向教室走去。






“嘿,大小姐什么时候关心起我们来了?”茨木接过来笑道。


红叶的脸泛着微红:“别多想啊,只是为了感谢你们上次帮我而已...”


茨木想起来上次打架的事,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红叶在一旁把给酒吞的便当也拿出来放在他桌子上。茨木瞟了一眼,突然就觉得有了心理落差:


“喂喂...这两份的用心程度完全不一样啊,你也太偏心了!”


红叶皱着眉鼓起脸瞪他:“哪有!”


“明明就有,话说我可是还为那个事挨了一刀的呢。”


红叶无奈:“你那又不是为了我,为的另有其人吧?”


茨木被噎了一下,回过神来玩笑般地把自己的便当放下,拿起酒吞的那份,“我要跟他换。”


“不行...!你给我放下!喂!”少女的语气焦急起来,伸手去够茨木的手,茨木则干脆恶作剧地仗着身高优势把便当拿在手里举得高高地逗起她来。


红叶踮着脚跳了几下,憋红了脸,气急了干脆用力一跃,把便当从茨木手里抢了过来。只是落地的时候却不小心向旁边崴去。


“哇啊——!!”


少女的脚踝似乎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响动,一个站不稳往前倒去。


茨木看着她前摇后晃地,发现玩笑似乎开过了头,赶紧伸手扶住:“喂,你没事吧??”


“脚好像崴了...”红叶声音委屈地传出来。


然后开始疯狂地用力捶打茨木:“啊——真是的,都怪你!真是讨厌!”


“好好好...怪我...”茨木只好认怂,扶着她慢慢站稳。


红叶吵了几句坐下了,茨木松了口气,再一抬头却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影——


一目连站在门口,看起来已经在那里待了一会儿了,微微歪着头看着他,脸上却平平静静,几乎没有什么表情。




茨木的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


因为,他大概能想象出,自己刚才和红叶在一起打闹的那一幕,在一目连眼里是一副怎样的景象。




——TBC【什么?还没在一起就出轨?不存在的)】



评论(4)
热度(46)
  1. 神崎克莱no-vltava 转载了此文字
    傻茨哟——(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