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崎克莱

中度抑郁。已决定停更

©神崎克莱
Powered by LOFTER

【荒连/茨目】如何让两个熊孩子在野外停止吵架?

吃鸡🌚
使劲欺负连连!!!不要怂!!!就是干!!!他可爱!!!!!荒酱是绝对霸道了()感觉茨球相对就有点绿(不是)嘿嘿嘿嘿嘿肥肠兴奋了

Vltava.:

我来了


先土下座!


哎...我知道拖了hin久emmm所以,你们来尽情地打我吧!!(抱头蹲防)


召唤大宝贝 @神崎克莱 


前面手贱铺了一个剧情,想看车的,直接滑到底点链接X


我不知道大家觉得怎样的开车算开好了不出事故飚过瘾啦...反正我看自己的车就从来都没觉得开好过...(蹲墙角)


emmmm所以轻拍噜...


——


近来平安京的天气不太好,乌云盘桓在天空中,厚厚的一层,颇让人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


“晴明,今天似乎又要下雨了,最近派去做委派任务的式神们,今天会回来吗?”


神乐拨弄着自己的伞问坐在一边的阴阳师。


晴明看了看天:“今天不早了,大概会找个地方歇一晚明天再回来吧。”


“也是啊,说起来……”神乐疑惑地看向晴明,“这次派出去的式神组合好奇怪啊,你应该也知道那两个人平时不和吧?放在一起没问题吗?”


“你是说荒和茨木?”晴明看见神乐点头,笑了笑,抖开折扇,说:“不用担心,不是还有另外一个人在嘛?”


神乐歪了歪头,想了起来。


是说一目连大人吗?


……


傍晚的时候,果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一目连感觉到一滴水落在自己脸上的时候,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还没来得及躲避,就见到雨点像百鬼夜行的豆子一样密集地砸下来——


“哇!怎么突然开始下雨了?!”


纷杂的雨声中响起茨木惊讶的声音,三人赶忙寻找起避雨的地方。


“这边。”


荒很快有所发现,拉起一目连就走,茨木看了一眼,也跟了过去。


三人来到一个很是宽敞的山洞里,洞口垂着几根藤条,里面散落着些树枝,还有一张看起来刚好能躺下两三个人的石床。


大概是出门做委派任务的式神们都来歇过脚的地方。


但尽管他们躲进来得还算迅速,由于雨势太大,三人还是被淋了个透。荒的衣服被雨打湿了,紧紧贴在身上。茨木相对好一点,但头发也湿哒哒地淌着水滴。


一目连先帮身后的龙擦了擦水,看见龙蹭蹭他掌心,很快飞去和荒的龙窝成一团了。


然后才感觉到自己头发上的雨水顺着脸颊流到了下巴,遂伸手抹了一把,理理头发,把外套脱了,对另外两人说:“把外面的衣服脱下来吧,湿衣服穿着会生病的。”


茨木和荒呆呆地看了他半晌,这才应声开始处理自己这边。


雨哗啦啦下着,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今天似乎回不去了...”


一目连坐在石床上望着外面发呆。山洞里清冷得很,不一会儿,打了个喷嚏。


“冷吗?”茨木坐在旁边的地上,抬头看看他,起身去捡过来一堆树枝放在不远处:“要不生个火烤烤?”


“没有火种...怎么生火?”一目连问。


“嗯......”茨木挠头,“钻木取火?”


“......”


“你让开。”荒走过来,一手撑在腰上,对茨木挥挥手。


“啊?”茨木瞪过去,眼神不满:“凭什么?”


“不想死的话就隔远点。”荒说。


“你说什么?!”


一目连拉拉茨木劝道:“好了,荒可能有办法,你先过来。”


茨木闭上嘴,这才乖乖坐了过去。


荒站到远处,比划了个手势,默念几句咒语,然后,一颗流星突然从洞外飞了进来,速度极快,砸在他面前的一块石头上。


轰——!!


“......?!!”


一声爆炸似的巨响伴随着迸开的碎石在山洞里炸裂开来,把这边两人吓了一跳。


一目连按了按太阳穴,觉得自己的耳朵里仿佛有蜜蜂在嗡嗡地叫,隐隐作痛。


茨木则好不容易从呆滞的状态中缓和过来,冲着荒吼了一句:“喂!你在搞什么幺蛾子?!”


“比你的幺蛾子有用。”荒淡定地看了看被炸开的石头上烧着的点点火花,回身拿了根树枝过来点燃,放进木柴堆里,吹了吹。


“我来吧,”一目连看见,过去用风符轻轻扇起来,让小火苗在木头堆里慢慢扎根旺盛起来,一边弄着一边笑了:“真亏你能想出这种方法。”


荒点点头,蹲在原地跟他一起扇风,指了指茨木:“他提醒的。”


“…我可没让你炸石头。”茨木说。


火很快生起来,一簇簇闪着暖色的光,跳跃着,映着三人的影子在石壁上缓缓跳动。


......


一目连坐石床上,手抱着膝盖。


火焰的暖光照在他脸上,映出柔和的侧面轮廓。他低着头,头发湿漉漉地,散开来铺在肩上,有几缕垂在胸前,跟微敞的衣领叠在一起,衣服阴影里的胸口若隐若现。


荒和茨木分别坐在一目连两旁,眼睛却很默契地总是往同一个地方瞟,眼睛里有什么东西跟火焰交错在一起跳动着,渐渐烧得旺盛起来。


一目连没有察觉,他坐了一会儿,想起什么,把三人的外套拿过来放到火堆前烘起来。


“别这样,”荒看见了从他怀里把衣服拿走,“把你身上弄湿了。”


然后和茨木一起用树枝打了个简易的晾衣架,把衣服搭了上去。


一目连看着那个虽然七歪八扭却意外地很稳定的架子,说:“你们俩还挺能干的。”


“要是他不捣乱能搭得更好。”荒说。


“哈?!什么叫捣乱?你以为我想帮你吗?”茨木一听就不高兴了。


“就你拿的那种粗得跟树桩似的枝子,你来劈柴吗?”


“哼...那你拿细得跟牙签似的树枝是因为拿不动吗?自己弱就直说啊!”


“...弱?”荒冷笑着,头上冒出一个大大的井字,“谁还记得某人这次任务用三点鬼火才捏了两万多?”


“你...!!”


“喂...不要吵架...”一目连看着他俩站在一旁针锋相对,担心地劝着。


但是荒和茨木似乎没有听到。


“你再说一遍试试?!”


“呵,说什么说,要不现在在这比一场?”


“好啊!到时候别哭着叫爸爸!”


“你给我等......唔!”


“哇啊...!”


两人正要开打,突然在各自面前拂过一道劲风,眼睛被刮得迷了一阵,这才暂时转移了注意力。


转头一看,一目连站在身后,神色有点生气。


“不要吵架!”


一目连皱着眉,声音大起来,有点嘶哑。很显然他刚才叫过很多次了,但他们并没有听到。


荒和茨木很快偃旗息鼓:“对不起...”


“都一起出过任务了,怎么关系还是这么差...咳咳...”


一目连说着咳嗽了几声,本来就不如另外两人高大,现在看来身上穿着的单衣更是显得分外单薄了。


而山洞里长年潮湿,即使是点着火也还是弥漫着森森的寒气。


“...!很冷吗?快过来烤一烤。”茨木说着赶紧把他拉到篝火边,捂着一目连的手搓了搓。


“咳咳...没关系,你们别再吵了...”


“不吵了。”荒也跟着坐过去,用手指蹭蹭一目连的脸,碰到的温度比他想象的凉。


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人比之前坐得明显近一些的距离,一边给火堆又贴了个风符一边说:“到晚上了,温度有点低,你们也过来暖和一下……?!!”


身后突然贴过来一个温暖的物体,荒的脸近在咫尺,把他搂在怀里。


“这样比较暖和。”荒抱着他,说。


“喂...你干什么?!”茨木立刻就炸了,把一目连往自己这边拉,而对方很显然懵懵地没反应过来。


“干你想干的事。”荒挑眉,冲茨木挑衅地扬了扬嘴角。


“你...!”


“怎么又吵起来了?”一目连的脑内有点乱,下意识先阻止了两人的拌嘴,用手推上荒的肩膀,却被抓住手腕一下拉进对方怀里。


“啊...”


他刚抬头想问,嘴唇却被堵住了,唇齿交叠着只能发出些模糊不清的音节。


“喂!!”


茨木快疯了,伸手一把将一目连拽过来,像抢什么心爱的东西似的。然后凶狠地盯着对面:“你当我不存在吗?!”


荒舔舐着嘴唇,似乎还意犹未尽,瞥了茨木一眼:“你也想参与?”


“我...”


茨木移开目光,手收紧几分,犹豫着什么。


“你们要做什么...?”一目连看着荒把架子上的外套拉下来扔到远处的两条龙头上,又俯下身把自己的双腿放到石床上,心底慢慢升起某种不好的预感。




好,接下来上车——


——END



评论(2)
热度(16)
  1. 神崎克莱no-vltava 转载了此文字
    吃鸡🌚使劲欺负连连!!!不要怂!!!就是干!!!他可爱!!!!!荒酱是绝对霸道了()感觉茨球相对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