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崎克莱

中度抑郁。已决定停更

©神崎克莱
Powered by LOFTER

【茨目】老师是SSR隐藏结局(no)——BE1.0

嘤嘤嘤连连和猫说话那里真虐呀quq)哭哭)但果然刀子很美味hshshshshshs^q^(泪眼中透露出幸福的闪光【x

Vltava.:

#好,我来,除一下草(撸袖子),【瞩目】:这一篇是刀子,刀子!刀子!!还有一个原创NPC,可能还有一点双性恋设定,注意避雷!




 #是答应cp @神崎克莱 的BE(之一),拖了超久真的抱歉啊啊啊啊啊(嚎哭),米酒酒对不起!!(土下座)而且其实点的应该是一方死亡的BE我尽快搞出来!




#是BE1.0了,两个人都在却没有在一起的情况,至于拒绝的原因因为(想)种(不)种(出)情(来)况所以就掠过不提了X,可以自己脑补一下~




——


近几天的天气不太好,厚厚的云乌压压地盘桓在天上,虎视眈眈。


高考结束了,学生们像飞鸟从栖身的树枝飞走一样陆续离开。一目连是最后一个走的,离开的时候带上办公室的门,空荡荡的校园里啪嗒一声响起,像某段乐章的休止符。


他走到校门口,果然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在等我?”


他问,茨木目光从手机上移开,看过来,点了点头。


“有要去的地方吗?”


“没。”


一目连看见茨木手上挂着装文具的纸袋子,说:“那我先陪你回趟家吧。”


茨木点头,两人一起走在路上。


“考试感觉怎么样?”


“还行...一般。”


“暑假打算怎么过呢?”


“没想好,先...玩几天吧...”


......




一路上说着不痛不痒的话题,茨木的回答都心不在焉,却又带着一丝紧张感,像焦急却又害怕揭开自己等待的那个答案,只好徘徊着在周围打转。


两人一前一后,茨木少见地走在一目连前面几步,手插在裤兜里,肩膀绷得紧紧的。


一目连左右看着,他家和茨木家刚好隔在学校两边,距离也不算近,平时走到学校或者酒吞家酒吧为止,倒是没怎么来过这边。


学校仿佛是繁华与落寞的分界线,走过了一段街区,建筑物开始变得陈旧起来,道路也不再开阔,小街小巷穿叉在一起,卖水果和杂货的摊子渐渐从店里延伸到街边来。


一目连去过茨木家几次,但每次在看到长得都差不多的街道时还是有点晕乎,跟着他绕来绕去。


路上他好奇地问:“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茨木说:“七八岁左右搬过来的,十几年了吧。”


“难怪对路这么熟悉。”


“那当然了...从小走到大的,这边都玩遍了。”


茨木的声音带着小小的成就感。


“小学比高中离得还远吧?你小时候有没有迷过路?”


“没有,我方向感可好了。”茨木自豪道,似乎放松下来。


“是吗?真厉害...”一目连看着他笑。


茨木被他夸了,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摆过头来也笑了一下,又转回去朝前走。然后听见一目连问:


“以后也不会迷路吧?”


“嗯。”


“自己一个人应该也能走得很好?”


“......嗯。”




茨木隐约感觉到些什么,停下来转过头,看见一目连停在离自己几米远的地方。




“那么...我就陪你到这里吧?”




一目连脸上带着笑,却没有要走过来的意思。


“......”


茨木的表情凝固在脸上,渐渐消失。


“这是最后的答案吗?”


“嗯。”


茨木眼睛里闪过一瞬间的失落,又很快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掩盖好,不想让对面的人看到。


他答应了对方要变得成熟,所以此刻若是还死缠烂打地恳求,未免显得太过幼稚。






空气中弥漫着雨来临前的闷热,连风都带着黏腻的感觉。


“我知道了。”


茨木沉默几秒,抿着嘴耸耸肩,嘴角有些生硬地上扬,手却在口袋里握成拳。


“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


一目连听见他比想象中果断的回答,心下惊讶了片刻。随后平静下来,也淡然微笑着说了句“好。”,然后转过身就要离开。




“连,”


刚要走却又听见茨木在背后叫。


他回过头。


“我可以再等你几年吗?”


他笑笑:


“茨木,别为了等一束焰火错过整片星空。”




“......”茨木弯弯眼角,刘海搭在眼睛旁边,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着,“行。”




然后他转过身,手依旧插在裤兜里,脚步像平时一样不正经地踢踏着,没走几步头慢慢低下去,却再也没回头看一眼。


一目连看着,很快也向着自己的方向走了。




茨木哼着歌,风把少年的声音吹过来,每个音符都像是被强行按在曲调上,尾音却还是露了馅一样发着抖。


一目连听见,心下默默想着,今天的风太大了。


沙子吹进眼睛里,很不舒服。


......




两人分开走了没多久,大雨倾泻而下。


一目连只好躲在路边的车站下等雨停,天色暗下来,车站广告牌的灯光在雨里忽明忽暗。


他把淋湿的外套脱了,处理好后下意识地拿出手机想给茨木打个电话,问他到家了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号码的时候又突然停下手,盯着看了半晌,默默地关了机放进口袋里。


走过两站之后街对面的车站下的场景如出一辙。


茨木低着头,目光钉在屏幕上,手指移来又移开,最终没有按下去。


两面屏幕的光像萤火一样乍灭在雨幕里。


......






学校还是像往常一样运作着。


高中毕业后的学生们有时会在寒暑假回母校看望以前的老师们,距离酒吞他们那一届毕业已经两年了,又是一个暑假,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进了校园,直接找向从前自己班主任的办公室。


一路上调侃不断:


(酒吞)“哈哈哈哈哈博雅你居然还挑染了,这发型挺社会啊!”


(博雅)“......社会你个头啊,这叫造型!”


“你小子造型这么走心,怕不是在大学只顾着谈恋爱了吧?”


“整个院就没几个女生,跟谁谈恋爱?大天狗吗??”


(大天狗)“不,我拒绝。”


“整天谈恋爱的是你吧?话说红叶呢?”


“她早去找老师了。”


“你说你,也不带着媳妇儿逛逛学校,看看人家茨木。”


“...有什么好逛的?我俩又不是没来过。”


......




“话说,你今天怎么好像有心事啊,难得兄弟们都聚在一起,开心点。”


博雅用胳膊肘撞撞旁边。


“嗯?哦,没事。”


茨木像是从梦里惊醒一样回过神来对他说。


“我说你啊...”博雅叹了口气,看见他身边的人,欲言又止。


一群人说着闹着到了办公室,看见荒川和红叶在,又拉着讲了半天。


“老师啊,我们班主任呢?”酒吞问着。


荒川说:“哦,他今天有课,应该快来了。”


正说着,走廊上响起一阵咳嗽声。


“咳咳......”


声音不大,却带着几分嘶哑,听上去很熟悉。


一目连走进来,看见办公室里站着一堆人,惊讶:“都来了?”


荒川对他说:“都等你呢。”


一目连笑笑,打量一番现在都变得成熟许多的学生们,随口问起来:“大学怎么样?”


一群人又开始叽叽喳喳地讲起来。


高中时两个班关系好,所以学生们也就不止缠着一目连讲,甚至跟荒川吐槽打趣地更多一些,一目连大多数时候静静地在旁边听着,时不时拿着杯子喝口水。


他目光一瞥扫到人群角落里相对沉闷的一角——茨木低着头玩着手机,鲜少插入旁边的热闹里,最多跟身边的那个女生聊聊天。


是个陌生的面孔。




一目连心下猜到几分,还是礼貌性地问了一句:“这位是...?”


茨木抬起头,两人目光相撞的一瞬间,旁边酒吞他们谈笑的声音似乎都小了下来,众人有意无意地朝这边瞥着。


“...她叫悠姬,”茨木看着一目连说,“我大学同学,也是...我女朋友。”


“......”


一目连还没来得及反应,女孩已经主动地向他挥了挥手,脸上带着活泼的笑容:“老师好!”


“你好,”一目连对她友好地笑着,一如平时的温柔,“很般配啊。”


“嘿嘿~谢谢老师~”女孩吐吐舌头,笑着,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指挠了挠脸,挽茨木的胳膊去了。


“......”茨木顺从地让她挽着,却没有说话。


“好啦,讲得差不多了,这边位置也太小,咱们换个地方吧!今天我和你们连老师请你们吃个饭!走走走!”荒川接下话来,招呼着,把学生们往门外赶。


酒吞博雅他们也没拒绝,已经开始商量起吃什么来了,叽叽喳喳地往门外走。




“你们先去吧,咳...我收拾一下东西就来。”一目连说。


人走得差不多了,办公室里却多出一个走在人群最后的身影。


茨木走了几步,又回来,站在办公桌前,看见桌子上摆着的药,问一目连:“你病了?”


“一点小毛病,过几天就好了。”一目连低头收拾着桌子说。


“...你脸色不太好,有没有看医生?”茨木微微皱着眉。


一目连拿起包,拍拍他的肩:“没关系,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谢谢你关心。”






“但是,你现在该关心的人不是我。走吧。”


他的眼睛扫过茨木的脸,停留片刻,很快移开目光,走到前面的人群中去了。


“...”茨木看着他的背影,站在原地半晌,也默默跟上去。


......




一天的筵席在傍晚时分散去,各人都踏上了回家的路。


席间喝了些酒,一目连回到家的时候还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来不及做其他事,倒在沙发上先睡了一会。


他不知道,吃饭的时候茨木坐在旁边,看见有人劝酒本想帮他挡下来,手伸到一半又停住,呆了一会儿,皱皱眉放下 ,转而去帮悠姬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一目连睡得迷迷糊糊地,似乎做了梦,感觉到有人在自己旁边,离得很近,低着头看着自己。


“老师...”


身上一阵发热,仿佛是谁盖了件东西。


“什么东西...”


“是我的外套,别着凉。”


“别管我..”


“你说好好照顾自己的,现在又为什么是这样一幅狼狈的样子?”


那个人的声音越响越近,低沉地在耳畔回旋,听起来不真实,却又无比熟悉。


然后一目连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碰在自己耳朵上。


“......!!”


他猛地惊醒,睁开眼环视一圈四周,并没有人。


身上也什么都没盖,低头一看,是球球坐在旁边,像被吓了一跳,睁着眼睛看着他。


“......”做梦吗...


虽然知道是梦,但心口还是扑通地跳得猛烈。


平复了一会儿,一目连把猫抱到膝盖上,摸摸它的背,说:“球球,今天我见到他了。”


“喵~”


黑猫长大了,体态舒展开来,四肢纤长,在一目连腿上踩来踩去,又蜷成一团像小时候那样打着滚。


一目连像是对猫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他看起来过得还不错...”


“喵——”


“成长了不少呢...”


他说着,看见球球站起来把爪子搭到自己胸前,像要问什么似的盯着自己,绿眼睛圆圆地发亮。


“我也很好。”


他摸摸小猫耳朵,对它笑笑。


“喵!”


球球叫了一声,跳下他的膝盖,跑走了,在家里这里嗅嗅那里看看。


都两岁多了,还这么淘气,跟小朋友一样...一目连看着它窜来窜去,想着。


看着看着,神情却变得落寞起来——




小朋友一样,像极了曾经熟悉的某个人。




“...太阳下山了啊。”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见远处一栋高楼顶上,烧红的云丛里,夕阳正在缓缓地沉下去。




...


夕阳把人的影子拉得很长,一男一女,挽着手走在路边。


“茨木木!那边有个废弃的大楼诶,要不要去天台看看??可以看夕阳和夜景哦~”


悠姬拉着茨木左看右看,兴冲冲地指着前面对他说。


茨木抬头,看见女孩指的方向,是自己以前去过无数次的地方。


也是曾经想带某个人去的地方。


“不用去了,那里没什么好看的。”他说。


“诶?可是我觉得在那上面等天黑应该视野很不错...”


女孩的眼角耷拉下来。


“我去过,一般,而且也不安全。”茨木说着招呼她走。


“茨木木...”


但悠姬站在原地没动,盯着前面的少年。


“怎么了?”茨木回过头。




女孩鼓了鼓嘴:“我总觉得你自从回来这里之后就不太高兴...也不怎么跟我说话了。”


“......”茨木看着她沉默。


“我是不是哪里惹你生气了?”女孩丧气地低下头,手垂在身前对着手指。


“没有...”茨木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只是...回来想起了很多事。”


“是不开心的事吗?可以跟我说说吗?”


“不是,有机会讲给你听...”


女孩开心起来:“好!”


茨木笑了笑:“今天带你去酒吞家的大江山玩吧?”


“真的吗??想让你给我调酒喝!”


“好。”


......




【“我可以一辈子在你面前当小孩吗?”】


——你已经长大了。






【“别为了等一束焰火错过整片星空。”】


——但我一辈子就想等你。






【“你该关心的人不是我。”】


——可是你该由谁来关心呢?






【“自己一个人也好好走下去吧。”】


——......好。






......


再见。






——END




【心里很痛了然而还要被愤怒的基友追杀(不是),说明一下,茨宝是因为被连拒绝了,在学校又被妹子追了很久然后就想放下来跟别人重新开始(对妹子是真心的),但是一回来看到连还是那啥(词穷),就...嗯我茨还是很有魅力的!X】


(有没有萌这个妹子X茨的?茨木X你视角什么的...(小声))

评论(5)
热度(13)
  1. 神崎克莱no-vltava 转载了此文字
    嘤嘤嘤连连和猫说话那里真虐呀quq)哭哭)但果然刀子很美味hshshshshshs^q^(泪眼中透露...